首页 > 德甲联赛 > “我们这儿多年来向省市输送了大批不同年龄组的足球运动员
2024
02-25

“我们这儿多年来向省市输送了大批不同年龄组的足球运动员

  村民自发组织,引来十里八乡民众围观;村里的球队曾荣获全国第六

  今年春节,离徐州市区90公里远的沛县鹿楼镇八堡村火爆网络,这里每年春节都会有村民自发组织的足球比赛,从大年初一持续到大年初七,每天都吸引附近十里八乡的大批村民围观,回家过年的沛县籍国脚李昂也到现场助力。八堡村“村界杯”能够走红并非偶然,原八堡中学74岁老教师翟居义告诉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,早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,这儿的村民就喜欢踢足球,还在全国第二届农民足球邀请赛中代表江苏省获得第六名的成绩。

  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 闫春旭

  沛县“村界杯”火了 国脚李昂来到现场助力

  “他们踢得特别好,对抗激烈,走球速度快,没有拖泥带水,接过球就传球。”今年五十多岁的马运强是八堡村2023“村界杯”足球赛的组织者之一。1月28日,他告诉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,前一天来踢球的球队比较专业,都是20岁左右的在校学生,因此吸引了这几天里最多的观众。“昨天说不踢了,大家都不愿意,都跑过来问,让我们再约两支专业球队来踢。”马运强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为了满足球迷的愿望,他们又临时联系了专业球队来踢球。

  今年春节,徐州市沛县鹿楼镇八堡村2023“村界杯”火爆全网,每天都会吸引十里八乡的大批村民围观。紫牛新闻记者看到,来这儿看球赛的观众多是附近村里的老年人,他们冒着严寒,搬着小马扎,携带保温杯前来观赛。有人为看球赛驱车百里,还有村民从20公里外骑自行车赶来。

  1月24日下午,回家过年的沛县籍国脚李昂也来到“村界杯”现场,为参加比赛的球员助力。他告诉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:“我特别想感受沛县‘村界杯’的氛围,之前听说过‘村界杯’,也看过视频。今天能够来到现场,确实感觉不一样。在这个相对偏僻的地方,有这么多球迷、有这么多老乡关注一场业余的比赛,我觉得非常震撼,也让我非常吃惊。整个场地围满了人,让我非常感动。”

  “村界杯”走红并非偶然

  乡村足球队曾获全国第六

  七堡村和八堡村是邻村,同属沛县鹿楼镇。74岁的翟居义老人是原来八堡中学的体育老师,教龄39年,同时是村里农民队的教练。1月26日下午,他向紫牛新闻记者讲述了“村界杯”背后的故事。

  “我们一直有踢足球的传统,刚开始没有足球,我们用布缠成球踢,俗称‘踢布蛋’。”翟居义从七八岁到十二三岁都是踢布蛋,和村里的小伙伴一起进行3对3、5对5和7对7的足球训练。

  翟居义表示,当年一个人买不起足球,各家一起凑钱,每家掏3毛钱或者5毛钱,一个村买一个足球。1986年,七堡村举办了一场大型足球邀请赛,江苏、安徽等地的8支队伍参赛,从大年初二持续到大年初六,每天观众达上万人。

  作为足球教练,翟居义最大的梦想就是带着学生打进全国性的比赛。1987年7月,他带着七堡村农民足球队在江阴参加了江苏省首届“要塞杯”农民足球赛,经过三天角逐,获得冠军,并取得了全国第二届农民足球邀请赛的参赛资格。当年10月,他又带着七堡村农民足球队代表江苏省在大连和全国11支农民足球队比赛。经过紧张角逐,七堡村农民足球队代表江苏省获得第六名的成绩,并捧回了奖杯。

  翟居义向紫牛新闻记者展示了一张1987年的照片,这是他带着学生在村里打麦场训练的场景,是他们在参加全国第二届农民足球邀请赛前拍摄的,队员都是20岁左右的壮小伙。今年五十多岁的马运强是照片里的参赛队员,他说,“我们当时年龄比较小,没有经验,连队服都没有。衣服是现买的,号码牌是用胶带粘上去的。因为没有经费,我们自己凑钱,村里又资助了几千元,最后才凑出来参赛的费用。”

  “村界杯”已连续举办3年

  参赛要预约,还带动周边地摊经济

  比赛现场一位六旬大爷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以前没有专业足球场地,只能在打麦场里踢球,后来年轻人又在新搬迁的小区广场上踢球。2020年前后,一座标准化的足球场在八堡村建成。

  1967年出生的胡光伟是沛县安国中学体育老师,连续3年在八堡村足球场踢球,见证了“村界杯”的发展。他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有专业球队来踢球的场景,“当时一个队来了二十多人,他们自己分组,然后把踢球的视频发到网上。”

  另一位组织者李居海称,“村界杯”已持续举办3年,“这儿刚开始人比较少,主要是体育老师踢球,后来踢球的人多了,规模变得越来越大。”随着其他村民参与进来,来这里踢球的人越来越多,最终诞生了一支由八堡村和七堡村组成的球队,能够上场的球员有30余人,“这就有了大家口中的‘村界杯’足球赛。”

  胡光伟在年前接到了周边很多队伍的预约,想到八堡村足球场踢球,但都被他拒绝了,因此感到很抱歉。他说:“周边想来踢球的队伍越来越多,大家都想过来感受浓厚的群众氛围。我们目前不能搞这么大,想找一个更合适的时间,再把大家邀请过来踢球。”

  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,随着人流量增大,周边炸香肠、烤红薯的小贩也随之而来,足球场旁的小广场成了临时小集市。一位卖炸香肠的小贩从大年初一就在这儿摆摊,她告诉记者,这几天生意非常好,每天可以挣上千元。

  想让更多群众看到足球比赛

  希望更多年轻人爱上足球

  今年“村界杯”的爆火,让当年的参赛人员非常开心。翟居义说:“看足球赛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事情。老百姓来看球,我心里也非常高兴。”1月26日下午,马运强再次上场参赛,他感觉像回到了当年。

  李昂称,他小时候没有标准的足球场地,没有固定的练习场所,只能到处找地方练习足球,“我们都在县城的小公园里练习,都是非常艰苦的条件。现在好了很多,场地建设、公园建设等都特别完善。”李昂说:“看到这些场面,其实我也有一些愧疚。中国的球迷那么多,这么热情,我们没能给他们带来特别好的惊喜或者快乐。还是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希望我们青少年,还有青训能够发展得更好,为中国足球多作一份贡献。”

  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,来到“村界杯”现场观赛的还有年逾七旬的朱信廷教练,他是李昂的老师,退休后又被返聘到沛县歌风小学,至今还带着队伍。朱信廷说:“我虽然马上要离开足球运动了,但看到那么多人来看球赛,我还是非常开心的。无论是沛县的学校,还是相关教育部门,都很重视足球发展,我相信沛县的足球发展会越来越好。我希望沛县的年轻足球运动员能够好好踢球,为沛县争光,为国家争光。”

  李居海骄傲地告诉记者,在沛县像李昂一样的优秀足球队员不止一位。2004年,沛县籍足球运动员张艳茹首次入选国家队,“我们这儿多年来向省市输送了大批不同年龄组的足球运动员,向全国各省市也输送了多名足球运动员,还有多人入选国家青年队、国家少年队。”

  今年春节,胡光伟连续多天都在踢球,虽然很累,但仍然在坚持,“即使是累坏了也要踢,既然群众想看,我们就要给他们展示。”李居海称,他们正在计划新的足球比赛,想邀请更多的专业足球队来到八堡村足球场,让当地群众看到更高级别的比赛。

“我们这儿多年来向省市输送了大批不同年龄组的足球运动员

本文》有 0 条评论

留下一个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