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热门赛事 > 祝大家明年可以踏足球场:肆意驰骋、高声呐喊
2024
02-13

祝大家明年可以踏足球场:肆意驰骋、高声呐喊

  本文首发于虎扑

  这几日,各类社媒上的各式「新年献词/贺词」扑面而来——在国内,这应算得是一个新传统——此前,只有一家广东媒体写了快15年的新年献词,然后在2013年出了大篓子。

  2014年开始,新年献词这件事情,就开始被官方接管了——至少,每年最受关注的献词,绝不会再来自于岭南媒体了。

  所以今年,看到这么多原本并不经常发声的媒体、平台甚至企业都写出了这些「献词」、「贺词」倒是令人有些错愕。

  不过,其中大部分都读起来让人意兴阑珊——要将这几年来最坏的一年,写出这么多辉煌与难忘,大伙各显神通,却最后殊途同归。

  所以,我想着,作为在这一年里收获了这么一点关注的我们,似乎也是应该写上几笔。

  毫不讳言的是,2020糟透了。对于世界或是足球,都是如此。甚至几日前我想着写这么一篇短文的时候,不知从何写起。

  因为尽管唠叨了一年的足球,但我上一次在现场看到职业足球的比赛,是在2019年12月6日,上海虹口足球场——谁知,会阔别赛场整整一年,甚至更久。因为工作的原因,有着「非必要不离沪」的要求,哪怕是近在苏州的中超我都无缘得见。

  而2020在特殊条件下重启的中国足球,则是将善和恶剥了出来,让我们每个人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过去这一年,疫情之下的中国足球写下了空前绝后的新故事:新的赛制,新的冠军,还有新的中国人。

  但同时,几位中国足球的老朋友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高丰文指导和他家乡的那支辽宁队在这一年离去,申鑫、天海同着四川和另一支延边,也一起消失了。

  人祸之外,还有人祸:当泰达、建业、亚泰、绿城甚至国安这些名字消失的时候,我们蓦地发现,中国足球的新时代算是确确实实地到来了。

  写到这里时,看到了建业的新名字。26年的历史一朝斩断,实是可惜。

  改朝换代的时候,那些前朝的官自然用本朝的剑斩起来毫不费劲。

  世界足坛亦是有喜有悲。

  年初的日子里,国内按下了暂停,欧洲却一切照旧。尽管这「照旧」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但那些日夜颠倒看欧冠的日子倒也是极难有的体验。

  然而,当欧洲足坛也戛然停下后,倒是让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一年有多特别。哪怕是疫情开始已经整整一年后的今天,英超依旧面临着因为疫情而停摆的威胁,实在令人唏嘘不已。

  对于世界足坛来说,这是告别的一年。一代球王迭戈·阿尔曼多·马拉多纳·弗朗哥的离世,自是带走了一代人的青春岁月。年轻一代与父辈的共情,倒也造就了一个最牵动人心的热搜。

  而同样的,也是迎来新时代的一年。

  尽管在疫情的影响下,《法国足球》金球奖停办一年,但FIFA的最佳球员毫无悬念地落在了莱万头上。力助拜仁拿下五冠王的莱万,在32岁的年纪上成为了三年里第二个从梅罗手中抢下这一奖项的球员,算得是为世界足坛的梅罗时代奏响了终章。

  而在那场残忍的屠杀里,他在第82分钟的那粒锦上添花的进球则是其中一个响亮的小节。

  三年前,莫德里奇从C罗手上抢下金球奖时还有不少争议,但如今莱万用五座金灿灿的奖杯把所有质疑扼杀在摇篮之中。

  回头来看,梅西连续折戟欧冠,2020四大皆空,C罗则是除了意甲之外甚至将意大利杯都给丢了。尽管他们依旧有着改变比赛的能力,但这个时代的巅峰留在了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,又将在第三个十年里迎来句点。

  当然,看着米兰和曼联两家老字号逐渐找回昔日的感觉,也算是这一年里世界足坛为数不多的乐事了。

  然而,我可以很有信心的说,明年会是更好的一年。

  上周末,一年没有现场看过球之后,我在一场高中赛事的决赛里热泪盈眶:绝杀、卫冕、汗水、泪水交织在一起,这是足球的魅力,也是属于年青人的热血。

  而今天,在2020年最后尾巴上的这天下午,我又在一场会议上看到了属于校园足球充满希望的未来:高洪波指导慷慨激昂,陈宝生部长许下承诺。

  这一篇文章里,我精心想了开头,却在中段不知所云,又来到了这潦草但充满希望的结尾。猛地发现,这好似这一年:踌躇满志在天灾人祸之下化成了一地鸡毛,草草收尾之后又再一次出发。

  祝大家新年快乐。祝大家明年可以踏足球场:肆意驰骋、高声呐喊。

祝大家明年可以踏足球场:肆意驰骋、高声呐喊

本文》有 0 条评论

留下一个回复